<cite id="pljtd"><strike id="pljtd"><menuitem id="pljtd"></menuitem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pljtd"><strike id="pljtd"><listing id="pljt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pljtd"><strike id="pljtd"><thead id="pljtd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pljtd"><video id="pljtd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pljtd"><video id="pljtd"><menuitem id="pljt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var id="pljtd"><video id="pljtd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pljtd"></var>
<cite id="pljtd"><video id="pljtd"><menuitem id="pljtd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pljtd"><strike id="pljtd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pljtd"><video id="pljtd"></video></var>
首頁 門戶 資訊 詳情
  • 評論
  • 收藏

翠巒生活網 2019-11-05 450 10

我們時常忘卻自己也是自然之子,有如植物一般簡潔而蓬勃

磁性材料的應用

原標題:我們時常忘卻自己也是自然之子,有如植物一般簡潔而蓬勃

原創:黑陶文學報

(刊于文學報2013年5月2日)

出生中國,現居瑞典,2009年當選為瑞典筆會理事兼國際秘書的萬之,在他的《諾貝爾文學獎傳奇》(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)一書中,曾記述了他目睹的詩人約瑟夫·布羅斯基(1940-1996)的一件小事。

1991年,瑞典諾貝爾基金會慶祝諾貝爾獎頒獎九十周年,幾乎所有在世的得獎作家都受邀出席,其中,就有1987年的得主布羅斯基。在當時參加慶典的諾獎得主中,布羅斯基最年輕,只有51歲。

慶典活動中,有一場盛大隆重的音樂會。演出即將開始,坐滿了瑞典各界風流名士盛裝淑女的觀眾席已經安靜下來,樂隊也在靜坐等待。這時,突然眾人紛紛起立,場內一片椅子翻動的聲音。萬之這才發現,原來劇場右側的包廂內,瑞典國王也來出席音樂會了,所以聽眾紛紛起立致敬。出于禮貌,萬之也趕緊站了起來。就在這時,他突然發現,坐在他前一排的布羅斯基卻紋絲不動,布氏夫人也依然故我。

布羅斯基和夫人瑪利亞

“在站立成一片的黑壓壓的人頭中間,這兩個空缺的位置在我看來是太醒目了,太招眼了,也讓我太吃驚了。布羅斯基和他的夫人沒有站起來!這就是我至今難以忘卻的一個場面!”

不為國王起立的詩人!萬之感慨:“它讓我知道,不僅布羅斯基的詩歌是高貴的,他作為詩人也是高貴的。而且這是庸常之人不可企及的高貴!

人格的高貴、尊嚴和重,讓詩人不站。瑞典國王面前,布羅斯基如是;普京面前,索爾仁尼琴如是。

人的珍貴的植物特性

突然懷念少年時赤足立于田野泥水里的感受。細軟的烏泥,從趾縫間擠出,溫柔而又涼涼地沒過了腳踝。大地在穩穩承托著一個孩子。

久違并且陌生了,人的肌膚與自然泥水的親密相接。

人,從何時起,開始愚蠢地隔絕大地仁慈的地氣滋養?

失去與大地直接接觸的人,是飄浮的,紊亂的。

這樣的人,他的身上,已經喪失了一種非常珍貴的植物特性:堅定,專一,以及生命的純樸、簡潔與蓬勃。

能量多大,故鄉多大

以火藥創作聞世的當代藝術家蔡國強(福建泉州人,1957年生)說:“我總是在自己的歷史中拿東西,幾個資源不斷地開發,像是泉州的資源,如帆船、中藥、風水和燈籠。故鄉就是我的倉庫!

此段話語再一次證實,無論何種領域的藝術家,童年和故鄉永遠是能夠供他無盡挖掘的寶貴礦藏。童年無需討論,其中的故鄉,可以是一個人出生的村莊,也可以是鄉鎮、縣城,甚至可以擴大到他所在的省、所屬的國家,再甚至,可以是我們生活的星球。作為出生地的故鄉,人人都有;而逐漸擴展開去的故鄉,就關系到人的能量。就一個藝術家而言,他的能量有多大,故鄉就可以有多大。

蔡國強作品《九級浪》

不知情權

人類即時交流和獲取資訊的技術,在當代,正以令人驚訝的速度迅猛發展著。然而,遺憾的是,就思想、情感的深度與廣度而言,當代人類并沒有與技術同步。相反,技術時代人類的思想和情感,較之以往,正日益變得瑣碎、局促和浮淺。我們的心靈,是否真的迫切地需要時刻掛在QQ或MSN上?想到索爾仁尼琴的一段話:“除了知情權以外,人也應該擁有不知情權,后者的價值要大得多。它意味著高尚的靈魂不必被那些廢話和空談充斥。過度的信息對一個過著充實生活的人來說,是一種不必要的負擔!毕氲嚼献拥脑挘骸岸嗦剶蹈F,不若守于中!

不屈服

一個真正的寫作者,內心永遠潛藏有“不屈服”的信念。不屈服于主流價值。不屈服于利益。不屈服于虛榮。不屈服于任何藝術法則。不屈服于各色炫耀的名家。不屈服于傳統。不屈服于個人的既成。不屈服于自己。

《葉隱》與三島

《葉隱》一書,日本中世紀武士道的代表性原典,作者為山本常朝(1659-1719)。此書在三島由紀夫(1925-1970)的思想和生命中占據極其重要的地位。三島一直在尋找這樣的書:“可以持續支撐我的,且成為我最重要也是最后憑靠的這一本書,應該是我道德上的基石并引領,我的也僅屬于我的獨自的青春可以給予全部而完整的理解,我的孤獨并且抗拒時代的思想予以強而有力的支持,且單單這些還不夠,它還必須是被戰后這個平庸的時代所拒絕的書!倍度~隱》此書,“回應了這全部的要求”。

三島由紀夫

三島十分認同《葉隱》所崇尚的男性獨特美學:謙恭、持重、沉靜。三島闡釋此種男性美學:“男子有謙恭,則溫潤并廣大的質素令男子有可依靠信托之感;與之相反的持重,則不怒自威,讓人無從干犯;而涵詠這兩種氣質為一體的沉靜,便是泰山崩于前亦不驚的淡定還有從容!弊x三島解讀《葉隱》的《葉隱入門》一書,隱約自感:中國的《論語》,似有《葉隱》的聲音源頭存焉,譬如,“君子不重,則不威”,“君子不憂不懼”,“剛、毅、木、訥,近仁”。而從三島身上,又使我無端聯想到我所敬重的、中國當代作家張承志的依稀影子。

新媒體編輯:李凌俊

閱讀原文

責任編輯: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分享

邀請

下一篇:暫無上一篇:暫無

最新評論(0)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翠巒生活網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翠巒生活網 X1.0

微信掃描

全国快3官网下载app